长枪穿透崔无剑的胸口,鲜血瞬间侵红他的上半身。

崔无剑双眼瞪大,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杨不败,旋即立刻明白怎么回事,他们的事情败露了,杨不败为了保住自己,杀人灭口……

他感觉到生命力正在快速的流失,心里莫名的慌乱。

同时,更多的不甘、悔恨。

他知道要死了,他想过千万种死法,有被王欢杀死,有被师傅责罚而死,也想过与劫窟修士大战而死,走火入魔而死,甚至还想想过精尽而死,唯独就没想过被杨不败一枪干死。

看着杨不败那狰狞厌恶的表情,仿佛在说意不意外?

崔无剑想说太特么意外了,可是无力开口……

杨不败担心泄露太多,果决的震碎他的心脉,了结崔无剑的性命。

眼前这一幕,大家都惊呆了。

“啪啪啪……”

突然,一阵掌声从旁边响起,王欢一脸佩服的看着杨不败,称赞道:“你真厉害,了不起,为了遮掩最新,杀人灭口。”

杨不败收枪道:“不知道你说什么。”

可爱清纯少女演绎厨房好能手美图

王欢道:“大家心知肚明。”

在场的人心里何尝不明白,谁都知道崔无剑和杨不败是一伙的,杀掉那些人陷害王欢,不是崔无剑一人。

杨不败的绝对参与其中,而且还是个主导者,崔无剑虽然强,可想要不动声色的杀掉那些人还办不到。

只是杨不败太狠了。

出手也太快。

在崔无剑暴露的瞬间,就杀了灭口。

杨不败像个没事之人一样,面对众人异样和鄙视目光,顿时道:“在下一时大意,被崔无剑这个卑鄙小人蒙蔽,差点冤枉王兄。”

大家都知道他在睁着眼睛说瞎话。

王欢想了一会儿笑道:“好一个一时大意,我倒是有点佩服你的脸皮了。”

看着杨不败面不改色的模样,镇定如初,稳如老狗,在场中的人都自认不如,不愧是三眼神族的天骄,脸皮真太娘的厚。

虽然大家都知道杨不败也是参与者。

可是没有证据。

不过在场中人并没有出来替崔无剑打抱不平,他们之间的内讧而死,自己又不是崔无剑的爹,没必要为了崔无剑跟杨不败识破脸皮。

那些跟三眼神族联盟的势力皱起眉头,没有吭声。

可是心里却充满了警惕。

为了保住自己,杨不败眼睛都没眨一下就将崔无剑给捅死了,这个举动让他们心寒。

谁也不敢与这种人联盟啊。

毕竟不是每个人后脑勺都长着眼睛,能够时刻防备背后捅刀子。

王欢洗脱了罪名,也不在继续追究。

再追究下去,那就变成他给崔无剑打抱不平了,他们是狗咬狗,跟自己无关。

再说了,这里发生的一切,迟早会完完整整的传到薛神剑耳朵里。

这两大势力的联盟已经出现裂痕,跟他没任何关系。

王欢讥讽的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说:“不败兄大义灭亲,佩服死了。”

杨不败的拳头握紧又放松,脸上的肌肉忍不住跳动起来,心里极其愤怒。

可他又不得发作,尽管恨对方恨的死去活来,却还要挤出笑容:“王兄谬赞,在下受人蒙蔽,陷你于不义,心里惭愧的很。”

王欢大方的道:“没事,反正你也想弄死我,我也想弄死你。换成是我,我也这样做。”

杨不败怔然,说得好直接。

连一点客套都没有,他都不知道怎么回。

想了片刻,他才说道:“王兄说的有理,本来我还有点愧疚之心,既然咱们的关系这么僵,那我也不用内疚了,等会争夺的传承的时候,王兄要小心性命了……”

杨不败很不愤,从进入这破损小世界以来,他一共跟王欢交锋两次。

结果,两次都落败了。

而且一次比一次凄惨,这次他布局天衣无缝,堪称完美,眼看就能把王欢逼得走投无路了,结果又被王欢翻盘。

反而把他陷入了劣势中。

他当然知道杀死崔无剑的后果会多么糟,不仅要面对薛神剑的怒火,就连那些跟三眼神族联盟的势力也心生芥蒂。

三眼神族大好形势下面已经出现数道裂缝。

这都是拜王欢所赐。

他的目光看向传承峰,目光里露出无比坚定之色,必须要拿到不灭神魂修炼法。

只要拿到这门传承,他都还有机会。

这是他翻身的唯一机会,也是他与王欢的第三次对决。

这次,不能输给王欢了!

想到这,杨不败闭上了双眼,很快平复了情绪,缓缓地拿出疗伤丹药服用,调息刚才所受的伤。

众人的目光奇异的盯着对他,没有吭声。

都在盯着山峰上的传承。

孙天来到王欢的身边,低声道:“怎么不趁机弄死他,刚才的形式一片大好,只要你登高一呼,咱们联手有十足把握弄死他。”

王欢道:“然后呢?”

孙天惊道:“你不想弄死了他?”

王欢笑了笑:“想,还不是时候,这个时候弄死他,对我们没好处。”

留着杨不败能够破坏三眼神族和神剑家族的联盟。

杀了杨不败,两边的当事人都死了,这两家势力还会同仇敌忾的对付他。

干嘛不留着他性命,让两家势力狗咬狗。

桑雨竹眼睛一转,她刚才一直在观察大家动静,很快就洞悉王欢心里的想法。

留着杨不败,能够破坏三眼神族的联盟计划。

她不由惊讶:“这个家伙,心思缜密,胆大心细。”

孙天没想到这么多,愤懑的盯了在杨不败一眼,说道:“太便宜他了……”

王欢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等他的没有价值后,我会亲自宰了他。”

“对了,你看中什么传承?”王欢问道。

孙天指着山峰上面:“阴阳玄功,这门神功跟我们一脉的炼体功法很契合。”

王欢运转神魂真眼看去,道:“阴数最大为八,阳数最大为九,这阴阳玄功都没达到阴阳最高变化……”

只能说几次大劫过后,修炼界的神通断层严重。

王欢又看向桑雨竹。

“我看中那幅剑图……”桑雨竹道。

“你呢?”两人道。

王欢眨了眨眼睛,颇为遗憾的说:“我都看中了……”

众人听到这话,纷纷看过来,眼里露出敌视目光。

“轰隆隆!”

就在这时,地面突然一阵动摇,面前的山峰开始晃动,上面的石头轰隆隆滚下,那罩住山峰的封印也在变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