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见,那些仙域势力的人一个又一个的站出来。

“我等愿为使者大人效力,斩杀王欢!”

“没错,我等对天庭忠心耿耿,今日看到使者受到奇耻大辱,心中悲愤不已,愿为先锋!”

“只要使者大人一句话,我等赴汤蹈火!”

这些人大声喊道,好像担心使者没有听到他们的声音一样。

其实,他们就是故意说给这位使者听的。

这个时候要是能给使者担任留下一个好的印象,留下这个情分,结下善缘,等以后天庭重建了,他们就能通过这位使者,让使者替他们在天尊面前美言几句,到时候看中什么职位,还不是手到擒来。

所有人心里都一阵紧张,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谢芳菲也是愁眉不展,看向旁边众人一眼,低声问道:“现在如何是好?”

洪荒太子沉默了片刻后,道:“还能怎么样,一旦使者出手,我等拼死一战罢了。”

“苍博学真是可恨啊,死有余辜,自己死了还给我们留下这么一个烂摊子,如果不是他暗中将我们给卖了,也不会引出现在的事。”

几人都在点头,但也无可奈何。

白衬衣的妹子清纯中带着性感

也幸好现在苍博学死了,如果他还没死的话,又有这位使者撑腰,那事情肯定会朝着跟坏的方向发展。

“现在的局势也好不到哪去,稍有不慎,今天我们太平盟就要覆灭了。”

他们没有夸大其词。

如今仙域诸多势力对太平盟虎视眈眈,如同群狼环顾。

太平盟的人心中也是一阵悲哀,刚刚以为解除了危机,没想到另外一个更大的危机降临。

这可如何是好?

太平盟许多人已经的下定决心,大不了与这位尚在重建的天庭使者大战一场。

金光中,使者大人心里也着急。

自从听到这些人喝斥的人是王欢后,他的心就没有平静下来过。

而那几个仙域势力的混蛋,还在叫嚣着斩杀王欢,还在哪儿怂恿自己向王欢出手。

他恨不得立刻就掐死这几个混蛋,你们也不去仙域打听打听,王欢也是他想杀就能杀的?他要是能杀得了王欢还会在这里吓的瑟瑟发抖。

此时。

他自己也是骑虎难下。

让他跟王欢动手杀掉王欢,这是不可能的。

人家杀他还差不多。

那该怎么办,难道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逃回仙域。

这个想法虽然不错,但也太丢人了。

以后他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他的脑子现在一片混乱。

就在这个时,王欢的身形嗖的一声,直接向着那位使者飞了过去。

既然已不能避免的一战,王欢不介意先下手为强。

正在胡思乱想的天庭使者,突然看到王欢向着自己飞了过来,速度还这么的快。

“他要来杀我了?”

这位使者大人当场就吓的脸色苍白。

他有些后悔了,早知道王欢会主动出手,自己还犹豫个屁啊,直接逃回仙域就是。

眼下性命都快完蛋了,他也顾不上什么颜面了。

若是连性命都没有了,要面子还有什么用,现在认怂还来得及。

“王兄且慢!”

这位使者大人突然大喊一声,随后冲着王欢一拱手,语气发颤:

“之前不知道是王兄在此,多有得罪了。”

“还请王兄息怒。”

“在下并没有对王欢有任何加害之心,王兄既不愿意接旨,那不接就是了,我回去跟各位大人解释清楚就可以了,王兄不必兴师动众,大打出手。”

他的声音很急迫,甚至还有一些紧张。

就怕自己说慢了,王欢一剑斩来,他想说都没有机会。

“王兄,我从未说过要追究你的事,一切都是那几个混蛋在那里挑拨离间,王兄乃是绝顶聪明之辈,怎么会听信这几个小人的挑拨。”

这位使者喊完之后,玉京关的人都傻眼了。

每个人都面面相觑,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是?

我看到了什么?

使者大人的语气,他们也听出来了,怎么好像是在向王欢求饶。

王欢一愣,看着他发抖的身体,道:“你被吓得发抖了?”

使者大人的脸上露出羞愤之色。

“看见王兄,情绪激动,让王兄见笑了。”

“王兄在大周山上的不世神威,在下也有所耳闻,今天我也是奉命而来,并不是有心与王兄为难。”

“王兄,告辞了。”

这位使者大人不敢久留,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要说他一位天尊亲传弟子,如今被一个下界之人吓得灰溜溜逃走,一定会成为天下笑柄。

但是,他已经不在乎这些了。

大不了闭关几年,等风头过了,把这事忘记了。那时候再出来也不迟,总比丢了性命要强。

他眼巴巴的看着王欢。

他想走,可是又不敢走,王欢还没同意,万一他刚刚转身,王欢背后一拳把自己砸爆,那可是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滚吧。”

王欢看他那胆小的模样,不屑出手,一挥手向是打发苍蝇。

这也太屈辱了!

可是这位使者听在耳里,却是如闻仙乐。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位使者大人嗖的一声,逃的比谁都还快。

玉京关的人看呆了。

这还是他们眼中使者大人吗?

刚才还多嚣张,多不可一世,现在像丧家之犬一样逃走,就因为听到了王欢的名字。

一个名字就这么吓人吗?

王盟主在仙域究竟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竟然吓的一个使者逃之夭夭。

所有人心里震惊、好奇。

在他们看来,一场覆灭危机,就这样被王欢像驱赶苍蝇一样的赶走,这一切都发生到眼前,就像是做梦一样,太匪夷所思了。

随之而来,心里就是一阵狂喜。

王盟主越厉害,他们就越是自豪。

与太平盟众人的心情相比,那几个仙域势力的人就没这么好了,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

看着逃之夭夭的使者大人,眼神呆滞,喉咙干涸。

为什么会这样?

你可是代表天尊的使者,你就这样跑了?

跑的时候,能不能把我们也带上。

使者大人,你跑了我们怎么办?

一群人呆呆的看着被王欢一句话吓跑的使者,呆若木鸡,无法想象他们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