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灭齐一战过后,北周彻底一统北方大地,天下再次出现一统的迹象。

然而北周武帝英年早逝,龙御归天之后,北周内部倾轧不断,外戚杨坚实力逐渐稳固,最终于开皇元年逼周帝退位禅让,立国号,大隋。

也是这一年,一位年轻人自东海而来,自号法天,奉龙皇谕令,掌天下龙庙。

自商周以来,龙庙便一直没有人管理,但是即便如此都从未出现龙庙损毁的事情发生,不可为一件神奇的事情。

世间不少凡人信奉龙庙,但是却从未听到过龙庙经书传世。

此次东海仙岛而来的异人法天,便是一路向西,开始口授龙宫经书,一路走来信众多达数万。

到达洛阳之时,已经著经书《龙皇大御真经》九卷,可谓是字字珠玑,有振聋发聩之效。

法天入洛阳那日,更是半个城的人都出城相迎。

端坐车辇之上的法天,看着那路两侧的百姓熙熙攘攘,看向自己的眼神当中满是希冀,稍加犹豫之后,便抬头让车辇停下。

周围的百姓瞬间停止了呼喊声,见法天从车辇上走下来不由得就是一愣。

“吾自东海万里而来,为的是解救这世间疾苦之人,渡化罪孽之人,车辇一途有碍吾修行,便撤去吧。”

听到这话,城中富商还有一众达官贵人不由得就是一愣。

麻花辫美女蕾丝白裙小露香肩花海唯美写真图片

此等景象是他们最愿意看到的,但是这法天尊师太过讲究了些。

这西方教那位得道高人不是出门簇拥上千,而亚运前这位却是甘愿平凡,实在是让人想不明白。

但是既然尊师都说了,众人自然是没有坚持的道理,挥了挥手便让车辇退下。

法天面带慈悲之相,微微颔首之后,便迈步朝着洛阳城中的龙庙走去。

一城一庙,此乃龙宫的规矩,即便是在洛阳城中,龙庙大小也不及西方教在洛阳最小的庙宇。

这洛阳城当中的庙宇甚至于不及一处三进的院子的大。

但是看着法天尊师甘之若饴的进入龙庙当中之后,一众富商还有达官贵人想的却是如何在洛阳城中给法天尊师在令建一处龙庙。

进入龙庙当中之后,法天看着那供奉神位极少的大殿,眼中光芒一闪。

镇海龙宫加上镇西龙宫仙神近千,其中正神一百余位,但是这龙庙当中所供奉的极少,有神像的仅仅只有不过十位而已。

此等架势确实不用太大的大殿,但是现在不能了。

自己这一路走来,无论是西方教还是三教的教观,即便是再小也会让主要仙神归位供奉。龙庙自然是不能落后。

念及此处,法天便觉得先将新的龙庙建好再说。

……

大兴城,皇城,含光殿

手捧一卷经书正在研读的隋帝杨坚眼中光芒闪烁,嘴角不时露出一丝笑容。

烛火微微跳动了一下,杨坚揉了揉发酸的眉角,随后将目光书上移开,开口问道:“几更了?”

“回禀圣上,四更了。”

内侍急忙上前回了一句,随后静静的等待着吩咐。

杨坚看了一眼殿外的天色,随后开口问道:“近日可有什么事情传入宫中?”

那内侍悄悄瞥了一眼御案上的书,开口说道:“近日洛阳来报,龙庙法天尊师入城,万人空巷,堪称奇景。”

杨坚眉头一挑,有些意外的看着内侍:“法天尊师到洛阳了?”

“是的陛下。”

杨坚心中一动,这龙庙在外人看来极为普通,但是在他这等存在来说,龙庙还有另外一个含义。

天下君王皆称自己为真龙天子,而龙庙便是绕不过去的一道坎。

杨坚身为前朝八柱国之一,自然是知道百年前后赵皇帝暴毙的实情。

自从听闻龙庙尊师入世传教以来,对这件事情颇为上心,因此一直有人爱关注法天尊师的动向。

此时听到法天尊师就在洛阳,心中便有些意动起来。

稍加思索之后,杨坚开口道:“传下旨意,着个时机,邀请尊师来大兴城一趟。”

内侍这才领旨退下,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洛阳城中的盛况看上去让人有些嫉妒,尤以不少西方教不少人,但却也心中无奈。

过去这龙庙没有传教之人的时候他们尚且不敢多言,此次有传教之人现世,自然是更加不敢作对。

尤其是这龙庙看似平平无奇,谁能想到短短不到半年的功夫,便有如此高的人气?

而同在洛阳城中的净尊法师虽然不知道法天是谁,但是多少有些猜测。

此人必定出自龙宫,只是法力全无,发现不了此人真实身份罢了。

一连数日功夫,净尊都在一直关注龙庙的动静,但是发现那法天尊师进入龙庙之后确实就此没有了动静,闭门不出也不知道在做什么事情。

“师尊?”

耳边响起一道声音,净尊法师扭头看去,发现说话的正是自己的弟子莲生,脸上随即露出了一丝笑容。

“何事?”

莲生有些奇怪的看着自家师尊,自己从未见过师尊这般模样,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稍稍想了想之后,莲生便开口问道:“经书已经抄录完成,只是有一事不明。”

“讲。”

莲生犹豫了片刻之后,开口问道:“门中师兄弟们都在讨论这龙庙来人,师尊是不是也在想此事?”

净尊微微一愣,随后开口说道:“此事不需多想,倒是有一件事情需要去做。”

莲生一愣,这明显是自己在问问题,但是怎么突然就让自己做事了?

莲生躬身一礼,等候师尊的安排,随后便听到净尊说道:“要进入藏经阁闭关,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才能出来。”

莲生眉头一蹙,开口说道:“藏经阁中典籍弟子已经看完了,为何还要入阁?”

净尊当然不能说自己是担心莲生的秘密被法天知道,只是面带微笑的说道:“时隔一年之久,当有新的感悟,去吧。”

听到这话,莲生便不在争辩,点了点头说道:“弟子明白了。”

说完,便转身朝着藏经阁走去,没有丝毫的犹豫。

而看着莲生离开,净尊脸上神色一冷,看着那龙庙的方向,眼中满是寒光闪烁。

莲生的事情不能败露,若是法天没发现还好,若是发现,自己便是拼了老命也要将法天斩杀,不能让龙宫收到半分消息。